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纯情伊妹儿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纯情伊妹儿

第一章
  今天是开学典礼的日子。
  在确认了自己新的班级后进入教室的我,朝着既定的座位那个方向走去。我所读的学校,在升上二年级的时候班级会变换。
  新班级的同学们早就已经找寻到他们的朋友,愉快地聊天。
  不过,就只有我是自己一个人的。
  因为在一年级的时候,我并没有结交到像他们那样子的好朋友,所以就算现在分班了,内心里也不会因为和好朋友要分开了而感到难过不舍。这一次我也不打算去结交好朋友。
  一边发呆想着这些事情一边走路的我,不晓得去撞到了谁。
  「哎呀!」
  只听到一声惨叫。
  在我面前被我撞倒的是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孩子。从书包里飞出来的记事本、文具用品等等散乱了一地。
  这个学校女生的制服是以红色为基调。给人沉稳感觉的色调,白色的大领子,胸前配上蓝色的蝴蝶结等等,要穿出好看的感觉,实在是一种很难的设计。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和这套红色的制服真是相配极了。
  如瀑布般的秀发、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而且她的美和这一套制服真是相称,深色调更衬托出这女孩子的美。
  水汪汪圆滚滚的大眼睛、鼓鼓的腮帮子、小巧可爱的嘴巴,这一些是她给人家的第一印象。
  纤细的体型,细细长长的手脚,是那一种看了让人下由得会想要伸手去保护的典型。
  因为和我相撞而跌倒在地上,所以制服的裙子微微地掀了上来,露出了一点点穿着丝袜的大腿。
  不过,看到这一幕并不会给人下流的感觉,即使这样还是不失她清新可人的模样。
  「对…对不起!你有没有受伤呢?」
  「嗯!我没关系!是我去撞到你,要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
  「东西掉了一地,要不要我帮你捡起来?」
  「好啊!」
  在女孩子当中,觉得自己长得颇可爱而骄傲自大、爱摆臭架子的人很多。
  但是,她亲切的态度令人有好感。我想她应该是一位内在也很棒的女孩子吧。
  「好了,拿去。」
  「谢谢你!绪方同学。」
  「为什幺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确实是叫绪方圭。但为什幺素末谋面的她会知道我的名字,真是令人费解。
  「没有将绪方同学的名字搞错真是太好了!我还没有将班上新同学的名字全都背起来。」
  才刚刚换班级而已,总觉得她已经连我这种人的名字都记住了。
  尽管如此,她又是如何能将我的名字和脸蛋可以配在一起的,实在是令人想不透。
  不管那幺多了,她能记住我的名字我已经感到很开心了。当她叫我名字的那一剎那,我心里竟有一股莫名的悸动。
  「啊!老师好象已经进来了。」
  「那,从今以后就请多多指教罗!绪方同学。」
  「也请你多多指教……」
  从旁人的眼光来看两个人会相撞可以说是偶然地,但从那一次之后那女孩子就一直盘旋我的心里久久不去。不过,我并没有主动去追求那一个女孩子。
  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和那幺可爱的女孩子做朋友。
  老实说,我是在害怕与其它人交往后,不知道会不会陷入过去痛苦的回忆中。
  每当夜晚时,我总是下断地被同一个恶梦所困扰着。那一个梦是回溯到我童年的时候,我总是一直在哭泣着。
  「吵死人了!不要再哭哭啼啼的了!」
  「我要妈妈……」
  「你妈妈已经跟别的男人跑了,她已经不要这个家了。」
  「……」
  「真是的!也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的小孩!」
  「呜呜呜!我要妈妈啦!……」
  「好了啦!叫你不要再哭了,你有没有听到呢?再哭的话,我可要再痛打你一顿了喔!」
  「好痛喔!不要再打了啦,不要再打了啦……」
  这并不只是单纯的一个梦境而已,是过去真真实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或许你们不会相信小时候,那一个痛殴我的人,正是我的亲生父亲。
  我的亲生母亲将我生出来之后没有多久,就认识了新的男人跟他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的父亲终日与酒为伍,只要他一喝醉酒就会对我拳打脚踢施以暴力。
  将我从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解救出来、抚养我至今的是我现在的养父母们。
  由于他们深刻的爱,使得我可以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是过去被亲生父亲所虐待的恐怖记忆还有那时寂寞的感觉,到现在还是不断地侵袭我的梦中。
  即使是如何血脉相连的父亲,也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非常残酷地施加暴力;所以相对地在这个世界上,也会有抛夫弃子和别的男人私奔的母亲。
  因此我没办法对别人产生信任。
  对于这个痛苦的回忆,我已经不想再有第二次的体验了。为了不让这种悲剧再度发生,所以我只好尽可能地不去和别人接触往来。
  如此一来,我也就不会被其它的人所背叛,而自己也不会受到伤害,更不会去伤害到其它的人。
  我就是以这种方武生存下来的。
  所以讨厌人类的我,是不可能对自己以外的人产生关心的。不过,开学典礼这一天在教室里遇到的这个女孩子,竟然有改变我这种信念的影响力。
  从那一天之后,我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叫做奈川碧,小时候以童星的身份活跃于广告电视各大媒体。
  可是,最近好象已经停止演艺圈的活动了。
  我虽然很在意碧的事情,但是,我知道我们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两个人。所以,决定隐藏自己的心意,维持原本的态度继续生活下去。
  但是,开学典礼那一天以那样子的形式和碧相遇时,或许已经在我心里的一个小角落起了小小的变化。
  ClaVisChatSystEmVErsion1。0(「酷拉维丝」线上交谈系统1。0版)
  「A。W」isLOGINthislocalchannEl。(「A。W」正在登入)
  ThischannEljoinEd「EVE」「A。W」。
  (目前在线上对谈的有「EVE」以及「A。W」)
  O。k。EVE:晚安呀!
  A。W:晚安!你等很久了吗?
  EVE:没有哇!不过能早一点在线上遇到你A。W,真是无比地开心!(^^)
  A。W:啊哈!是图形文字呀!(^^)
  EVE:昨天,A。W你才刚教我的(^^)
  A。W:EVE你现在就已经很会使用图形文字了。
  EVE:没有啦!我还只是个初学者而已。
  A。W:从第一次和你聊天起,想不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EVE:刚开始的时候别说是上聊天室了,就连电脑我都不太会使用呢!
  A。W:第一次认识你的那时候,你刚好正被一堆想要和你搭讪的男生,一直追问着无聊的问题。
  EVE:那一些人的对话真是恐怖极了,不是问我要不要和他们出去约会、就是问我想不想和他们交往?真是吓死人了!
  A。W:因为你跑进了「想要有个约会」聊天室才会发生这种事情(^^)。
  EVE:如果没有你A。W出来鼎力相助的话,情况可能会变得很糟糕吧!
  EVE:不过A。W你会出现在「想要有个约会」的聊天室里,难不成你也是想要透过聊天室来认识女朋友?
  A。W:才不是你说的这样子呢!我是在那个聊天室呼叫我之前就已经认识他们了。
  EVE:那幺,A。W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A。W:与其要谈论这个话题,不如我们来换个话题,聊一聊其它有趣的事情吧!
  EVE:不过我很想要知道A。W你是一个怎幺样的人耶!
  EVE:A。W你对电脑的事,了若指掌,我猜你一定是从事和电脑相关的工作吧!
  A。W:你觉得我是一个上班族吗?
  EVE:难道不是吗?因为,我觉得你写出来的文章沉着稳重,和我们这小毛头比起来年纪一定大很多。
  EVE:你到底年纪有多大了呀?
  A。W:25、6岁。
  EVE:如果是25-6岁的话,那我觉得你的年纪并不会很大呀!
  A。W:是吗?
  A。W:要是老人家的话,不都早早就上床睡觉去了吗?那幺,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罗!
  EVE:什幺?
  A。W:晚安!
  EVE:该不会定因为我说错了什幺话惹你不高兴吧?(^^)
  EVE:你不喜欢别人探讨你的隐私对吧?
  A。W:晚安!
  EVE:等一等……
  LOGOUT连线被中断。
  我现在所沉迷的就是网路上的聊天室。聊天室和通电子邮件不一样,这里是和对方你来一句、我回一句的对话方式。
  所谓的聊天室就和房间一样,想聊天的人可以随兴选择一间聊天室进入,然后就可以和很多的人一起聊天。当然也可以只有单独的两个人在聊天。
  虽然说,我是这样的讨厌人类,但是多少也会有感到寂寞的时候。对于这样子的我而言,网际网路的虚拟世界无疑是最适合我生存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要是觉得人际关系很麻烦的话,随时都可以跳脱出来。
  虽然也可能会有被背叛的事情发生,但那都是在电脑里面而已,受到伤害的机会毕竟比现实世界少很多。
  因此,我每天晚上都和EVE在聊天室里见面。那里是只有他和我单独两个人的聊天室。
  EVE这个名字只是个匿称而已,当然不可能会是他的本名。在网路上大家所使用的匿称,就好象笔名那种东西一样。而我就是使用A。W这个名字。在网路上是没有必要公开彼此间的真实姓名。
  EVE是电脑的初学者,同样也是网路上的初学者。而刚好我可以教授他很多的事情。能教他这些事情我感到很高兴。我觉得EVE是个性单纯而且朴素的一个女孩子。在网路的世界里,会有很多的男生去伪装成女生来和其它人交往。
  但是,我敢相信EVE一定是一位如假包换的女孩子。因为长时间的上网聊天观察终究可以知道。
  我并没有打算要告诉EVE有关于自己的事情,如果告诉她这一些事情的话,那幺现实世界和网路上捏造出来的世界就很容易混淆不清了。好不容易才创造出和EVE的两人世界,并不想轻易地就被现实世界给玷污了。
  真实世界的我,并不是EVE所想象中的那幺可以依赖的男性。我不想要刻意去破坏她的幻想,让她失望。
  或许我应该停止继续和EVE聊天了。因为她今天已经开始问及私人的问题了,我想应该是我要在EVE面前消失的时候了!
     ***    ***    ***    ***
  隔天早上。
  我在还没有半个人来的教室里阅读着关于电脑的杂志。也不晓得今天为什幺这幺早就起床了,因为平常都是在快上课时我才会匆匆忙忙地跑进教室里的。不过,我很喜欢清晨的教室。因为教室里一片寂静,不会有那一种令人不舒服的感觉。虽然说现在已经进入了梅雨季节,但是今年的雨量出奇的少,今天的天气看起来应该是不会下雨的样子。
  我翻着手上的杂志,忽然一阵门被拉开的声音,划破了清晨教室里的宁静。
  有人进到教室里来了。
  「啊!你早!」
  在我之后进到教室里来的是奈川碧。她好象是没有想到这幺早教室里面竟然已经有人来了而被吓了一大跳。
  现在已经换夏季制服了,但是制服的颜色并没有换。和冬季的制服一样都是以红色为基准色,只有袖口的地方换上了白色的边。
  碧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清纯可爱。将一头长发梳得整整齐齐地披在肩上。
  过去的我,不管是和谁打招呼,我总是可以隐藏自己真实的情感,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和别人打招呼。隐藏自己真实的情感是我最拿手的演技。
  但是,今天早上碧跟我说「早安」时,我竟然没有回她话。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一直瞧。
  这是为什幺呢?才一大早而已,她就一脸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昨天晚上发生了什幺事情让她睡不好觉呢?
  而且,她还好象有哭过的样子,因为眼睛看起来还有些红红肿肿的样子。
  平常的人要下是遇到了什幺伤心难过的事情,是不会让人家看到这一幕的。
  但是,碧有个非常姣好的容貌,学校的成绩也是十分的优秀,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幺事情可以让她如此地烦恼。而她的家境富裕,生活上应该也没有什幺不方便的才对。她和我这种人根本可以说一个是天、一个是地。
  结果,碧只和我打招呼而已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或许她觉得主动和我打招呼是她自己自作多情吧!所以她也没有对我抱任何希望。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假装很专心和看着杂志的模样,但心里面很在意前面座位的碧,不时地偷偷看着她的背影。
  从学校回到家里后想要上网,却看到EVE传来的电子邮件。
  A。W先生:实在是非常地不好意思。
  我并没有什幺奇怪的意思,只是纯粹地想要知道A。W你是一个怎幺样的人而已。
  结果却引来你的不高兴。不过,如果真的只是因为这一件事情,你就不再上聊天室了,那我实在是太可怜了。
  我很喜欢和你聊一些有关于电脑的事情,但我更想要知道有关于A。W你的事情。(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
  我希望可以和你一直聊天下去。这是我很任性的要求,真是很对不起!不过,我会一直等待你的回信的。
  从这封电子信件可以看出EVE很真挚的感情。读了她的电子邮件之后,如果在网路世界里,我已经尽可能地隐藏自己真实的身分。然后很努力地不去缩短和大家之间的距离了。
  虽然是这样子,在这几个星期以来透过电脑的数据机,我可以去感受到她的温柔及体贴,我已经不自觉地沉迷于和EVE聊天。
  现在对我而言和EVE的关系已经走上了不可预知的方向,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但是,我还是无法从里面抽身出来。
  又到了平常的那一个时间了。我的手擅自地去操纵电脑,今晚也和往常一样进了只有我和EVE两人的聊天室里。
  A。W:如果下次不再犯的话,那就没关系了。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家调查有关于自己的事情。
  EVE:调查…我并没有要调查你的意思…
  A。W:我没有生气的意思啦!
  EVE:我还一直在担心你会不会再上聊天室来和我聊天呢,为了这件事情害我昨晚都没有睡好。(^^)
  EVE:关于昨天晚上的谈话,我再提出的话或许你会不高兴…
  EVE: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说。
  A。W:什幺事情?
  EVE:如果A。W你没有女朋友的话…
  「喂!哥哥你在做什幺呀?在玩游戏吗?」
  「哇!」
  在我和EVE聊天当中,突然随便就闯入我房间的是我的妹妹――蓝。我和蓝虽然是兄妹,但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蓝的年纪小我一岁,和我就读同一所学校。
  蓝剪了一头俏丽的短发,和起来有点像小男生的女生。换另一种说法的话,就是她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她很喜欢上面穿一件细肩带的上衣,下半身穿条短裤,这种极为暴露的衣服。
  但是,我对她从来没有一丝的邪念过。
  她对我来说就像是个可爱的妹妹,开朗活泼的个性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可是,蓝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她很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EVE:我……
  EVE:我可不可以当你候补的女朋友?
  EVE:突然跟你提出这个要求,你生气了吗?
  EVE:不过,我对于A。W你的事情…
  EVE:这个无理的要求可能会造成你的困扰,不过我是真心诚意的。
  「你啊!要进入别人的房间时,最起码也要先敲个门再进来。」
  「啊!你在上网呀!一定是在上色情网站吧!」
  「我才没有在上色情网站呢!」
  「咦!那就奇怪了!」
  「烦死了!你到底是进来做什幺的啦?」
  「哥,我们一起来看录影带吗!」
  「不要啦!我今天很忙啦!明天再陪你看好不好?」
  「下要!我要你今天就陪我看啦!」
  虽然和妹妹在说话,但我也没有停止和EVE继续交谈。
  「喂!蓝你这小鬼应该要上床去睡觉了吧!」
  「我才不是小鬼呢!」
  「好啦!随你高兴。赶快去睡觉就好了。要不然你明天早上可是会爬不起来的喔!」
  「哼!下次你说要和我一起看录影带时,我也不要跟你一起看了。」
  总而言之,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将蓝赶出房间。要不然她在这里会妨碍我和EVE聊天,我不希望蓝知道有EVE这个人的存在。
  今天晚上我们两人的谈话就到这里为止。
  蓝擅自闯入我的房间内,和EVE正传送告白的讯息是在同一个时间发生的。
  虽然是如此,但是我不认为A。W是一个值得信赖依靠的男生。
  都还不晓得对方是个怎幺样的人,就敢说要当A。W的女朋友。而且那一个A。W正是我本人。
  EVE:我只要能和A。W你在网路上聊聊天、通通信件就好了。
  EVE:因此,当我现在告诉你这一些事情时,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EVE:我并不是想要调查A。W你的隐私,只是我也希望你能对我有更深的了解。
  EVE:A。W……?
  EVE:你还在吗…?
  EVE:…我是跟你在开玩笑的啦!
  EVE:或许我是真的对你有意思。
  EVE:不过…
  A。W:你先稍微停一下!
  EVE:对不起!我又说了一堆惹你生气的话…
  A。W:我没有在生气啦!
  EVE:请你把刚才我所说的话都忘记吧!
  EVE:我想你一定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而已…
  EVE:我知道我自己配不上你。
  A。W:你可不可以等一下。我现在才把你刚才所写的读完而已。
  EVE:什幺?
  A。W:刚刚朋友打行动电话给我,我出去接电话了。所以现在才把你刚才留的讯息一口气读完而已。
  EVE:是谁打电话给你的?应该不会是女孩子打来的吧!!
  A。W:是男的啦!
  EVE:那幺,我刚才所说的话…
  A。W:总之,我是已经看完你所写的了啦!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刻意去称对方为男朋友或是女朋友。
  EVE:喔!你是这幺认为的呀…
  A。W:但是,今后继续上线和你聊天的话倒是无所谓啦!我觉得和你在聊天室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EVE:真的吗?
  A。W:当然是真的!我是不会骗你的啦!
  A。W:不过…
  EVE:没关系啦!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是个长得什幺样子的女生而已…
  A。W:你能这幺做的话真是太好了。
  EVE:明天,我就带数位相机到学校去拍几张生活照,然后回家时就可以马上传给你了。
  EVE是一个善良且纯朴的女孩子,没想到她会有这幺大胆的告白。
  根据她之前所告诉我的,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姊姊都忙着自己的工作没有时间陪她,所以寂寞的她才会说出那一番话来。而且,昨天我对她乱发脾气,她一点儿也都不在意了。
  要是蓝没又进我房间捣蛋的话,我一定可以以更冷静的态度来处理这件事情。
  其实这一切都是网路世界里经常发生的事情罢了。
  现在应该是我和EVE分手最好的时机了吧!
  不管怎幺样,就算是在网路上我也是不能让EVE正当我的女朋友。不过,我非但没有毅然决然地拒绝掉她的要求,反而还做了让她有所期待的回答。
  我想EVE对我的话已经产生了很大的误解了,她现在一定是认为我已经接受了她的感情。
  说实在的,我想要快一点见到她的照片的这一个愿望,现在在我内心里一直地膨胀扩张是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
  EVE已经那幺明白地告诉我她的心意,而我现在到底应该要怎幺做,却是一点主意都没有。
     ***    ***    ***    ***
  喜欢清晨教室里空无一人的那种宁静感觉的我,不知不觉已经养成了早起到校的习惯了。
  因为每天夜里和EVE聊天之前我都会先睡一觉,然后聊完天后再回床上睡一觉。因此才会养成早起的习惯吧!
  今天第二个进入教室的人又是碧。她手上拎着书包,直直地朝着我座位的方向走来。
  「绪方同学,早安!对了!绪方同学你好象对电脑这一方面的事情很精通吧!」
  「这话怎幺说?」
  「因为我昨天有看到你在看有关电脑的杂志啊!所以想要请问你这种数位相机你会不会使用?这种芝麻蒜皮的小事情要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我从碧手上接过了最新型的数位相机。从开学典礼那一天之后,我们见了面都只有打招呼而已,想不到今天她竟然主动过来跟我说话。「她的同性朋友之间懂数位相机的人一定不多。不过,以碧这样的女孩子,随便和男孩子说话的话,很容易招来旁人奇怪的误解。因为,她在男同学当中人气相当地旺。
  因此早上这个时间,其它的同学都还没有到教室,她过来相我说话并不会招来奇怪的谣言。
  而碧今天过来和我说话时,我的心情就和开学典礼那一天是一样的七上八下紧张无比。
  「你要拿这数位相机来拍什幺东西啊?」
  「拿来拍自己的相片啊!拍一些在教室里的相片然后送给某人。」
  碧脸上的神情和昨天完全不一样。今天是这幺的充满朝气与活力。
  「绪方同学你有没有在上网?」
  「嗯,有啊!」
  我什幺事情都还没有问她,她就自己说了一大堆。
  「什幺?」
  我不经意地发出讶异之声。为了不让她觉得很奇怪,我尽量努力地压低我的音量。
  要将自己的照片送给网路上认识的人,这不是和EVE昨天晚上说过的话一样吗?
  该不会碧和EVE是同一个人吧!应该是下可能的!因为在这个无边无际的网路世界里,我要和碧相遇的机率实在是小之又小吧!
  下过,碧有一个年纪相差很多的姊姊,这一些是从其它男同学那一边听来的。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现在还下能够决定EVE就是碧。因为网路上将自己的照片送给网友是常有的事情,这只是个巧合罢了。
  碧昨天的脸色不太好看。或许是因为在网路上被A。W讨厌的缘故吧!?
  然后,又因为昨天晚上和A。W合好了,所以今天必又恢复了往常明亮开朗的笑容。或者她的变化都只是单纯的巧合而已呢?
  我对于EVE的事情就算是和她聊天,也只是知道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而已。
  其实只要问一问关于碧的事情,一切的事情就会水落石出了也说不一定。但是,我没有勇气去问碧关于她个人隐私的问题。
  「原来如此,要不要我帮你拍照呢?」
  我会这幺问那是因为我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真的吗你要帮我拍照?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在大家都还没有进教室之前来照相是最好的。」
  「那幺,我想要以黑板为背景。」
  碧很自然地站在黑板前面,我将镜头对准她,透过小小的液晶荧幕看着她。
  「蝴蝶结有一点歪歪的哟!」
  在等待她整理蝴蝶结的同时,我悄悄地按下了快门。
  这幺一来,在数位相机的影像纪录里就会将她美丽的倩影给留住了。
  平常上课的时候我就是个下怎幺认真的学生了,但是,今天更是没有心情去理会台上的老师在说些什幺。
  现在我的思绪完全被碧的照片到底是要送给谁的这一件事情所占领了。
  如果EVE传送过来的照片是碧的话那我该如何是好呢?我和EVE之间的关系又会变得怎幺样呢?
  不过要是EVE不是碧的话,我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这是为什幺呢?
  这是因为碧在网路上和不认识的男孩子聊天聊得那幺的开心。
  事实上,碧又不是我的女朋友。但是讨厌人类的我,似乎忌讳的这种情感还残留在我心里。
  总而言之,我急急忙忙地赶回家,赶紧地去确认EVE所传送过来的讯息。
  电脑的控制器上,表示着有新的讯息传送过来。而且还有附加档案一起传送过来。
  这是我们学校的制服。很可爱吧,我姊姊取笑我的身材不够好。
  帮我拍照的人是我班上的同学。他是一个沉默无言和看起来有点恐怖的人,不过我还是鼓足了勇气先开口和他说话,他不但教我数位相机的使用方法,还帮我拍照呢:或许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也说不一定。
  是不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像小孩子,一点都不可爱而让你失望了呢?
  我实在非常地害怕去问A。W你看到相片之后的感想如何,但是我会在以往的聊天室里等你。
  打开她传送过来的附加档案,一张色彩鲜明的照片映在电脑荧幕上。
  「是奈川……」
  那真的是碧的照片,没错!穿着制服的碧朝着荧幕这一边微笑着。这正是我在教室里帮她拍的相片。
  这是可以确定碧和EVE是同一个人最佳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