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小说  »  西门同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西门同学
「西门,作为一个女人,认识你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
幸。」

  澄真躺在西门的怀中,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女性高潮停歇之后特有的慵懒,
「我好想你能永远在我身边。」

  西门笑了,他这种精雕细刻的微笑,已经不知道谋杀过多少少女的芳心。

  「对我来说,一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

  这句话,是西门的座右铭,当然,此刻他并没有对着澄真说出来。毕竟他并
不否认,澄真的身上具有某种令他着迷的特质。

  澄真是一个模特,而且是在本地很有名气的模特。出道已有四年的她,拥有
两个澳洲悉尼大学的学士学位,同时也拥有一大票的追求者。

  西门足足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才得到她。

  昨晚,当西门将他的阳具第一次插入澄真的阴道中时,他稍稍地感觉到了一
丝征服的快感。

  澄真在床上的表现非常不错,她十分善于运用她纤腰的律动来增加对男人阳
具的刺激,就连御女无数的西门,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技术绝对是在一流之列。

  当西门将她压在胯下,狠狠地冲击她的子宫的时候,澄真脸上的表情,即便
是再古板的卫道士也会为之心潮澎湃。

  这是一个难得的女人,西门曾经在心中给了她一个不低的定位。

  但是,一个星期过后,澄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西门的身边了,在他怀里的,
是另外的一个女孩,雪盈,那是一个刚刚出道不久的电视剧女明星。

  这就是西门,西门财团的唯一继承人, F4中的一员。


  「西门,你又迟到了哦,耶?上次那个Model 呢?难道已经一个星期了吗?」

  在Pub 里等着西门的是美作铃, F4中另外的一员。

  「你身边这位小姐好眼熟哦……嗨!你好!」

  如果说西门的笑是夏天灿烂的阳光,那么美作的笑就是能够化解寒冰的春风。

  雪盈的脸上挂上了开心的微笑,「你好,你一定就是美作了?」英俊潇洒,
年少多金的男生,在女生的眼里当然是受欢迎的。

  美作甩了甩额头前的长发,正想开口。

  「这家伙只对年龄超过他十岁以上的女性感兴趣,小姐,拜托你不用白放电
了。」

  很生硬的一个声音,不用回头,西门和美作都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能
用这样的语气和他们说话的人只有一个,道明寺, F4的首领。

  道明寺今天的心情很明显地非常不错,显然这是因为他身边的那个女孩,牧
野杉菜的缘故。

  每次西门看到杉菜出现,都会有神经突然紧张的感觉,她和道明寺这对活宝,
这一年惹出的事还真是不少。竭力反对他两交往的道明寺之母道明枫,三个月前
封锁道明寺的一幕,现在还时刻在西门的脑海中出现。

  杉菜明显是不大适应这家Pub 的氛围,显得颇为拘束,反而是道明寺活象是
精力过剩的小孩。看着他开心的样子,西门不禁从心里发出了微笑。算起来道明
寺和杉菜正式交往的时间也不短了,相信道明寺不会再是千年处男了吧?而杉菜,
也不再是那个「勤劳的处女」吧?

  「类呢?类怎么没有来?」道明寺说。

  「听说静明天要回台湾一趟,可能类现在就在瞭望着法国的方向,等着她吧?」

  他们口中的类,就是F 4的最后一员,花泽类。而静,则是从小带领他们长
大的伙伴,藤堂企业的小姐藤堂静。前段时间,静宣布放弃藤堂企业继承权,飞
往法国继续她的护理学博士学位,深爱着静的花泽类追到法国,但是最后静决然
的态度还是令类失望而归。

  「以类的性格,他和静的故事还远没有到画上句号的时候啦。」西门悠悠地
说。

  「那不是更好吗?你不感觉自从杉菜和寺在一起之后,我们的生活就显得太
平淡了吗?我倒是希望类和静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美作开心地说。

  「对了,杉菜,什么时候你也给我们一个惊喜?例如说……生个小道明寺什
么的……」

  「噗……!」正在喝酒的道明寺和西门同时忍不住将口中的液体狂喷出来。

  杉菜的脸马上变得如同愤怒的西红柿:「美作铃!!!你在混说什么?」

  道明寺的表情流露出赚到了的暗爽,但是女朋友这么生气,他当然也不能没
有表示,也就怪叫一声扑向美作……

  「可怜的人……」西门知道这时候帮助任何一方都不是聪明的举动,于是拉
了拉雪盈的手,「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喂喂,西门……」

  「对了,美作,明天记得叫我一起去机场接静……如果你今晚不至于要住院
的话。」

  这间屋子并不算太大,比起西门自己住的房间,可能连一半都没有,但是西
门喜欢这里,因为只要打开落地窗,外面就是一片洁白的沙滩,而大海就在十米
外的地方。

  西门是一个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的人,他认为,在海风的轻抚下,在柔和
的音乐中和一个漂亮的女生度过一晚,就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

  现在,音乐是莫扎特的第五号A 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海风也很轻柔。

  雪盈的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丝织睡衣,身上还残留着刚才洗澡时香皂
的香味。

  西门的手,轻轻地揉捏着雪盈的乳房,他对这对乳房相当地满意,虽然不是
非常巨大那种,但是握在手中的感觉却非常舒服。

  可是雪盈却似乎比西门还要着急,她迅速地除去了自己身上仅有的衣服。

  西门暗暗叹了口气,为什么,每个和他上床的女生,最终都会变得如此地急
不可耐呢?

  如果说雪盈在平时还是一个文静的淑女,那么在床上她就是一个十足的荡妇。

  西门的阳具,在雪盈的口中慢慢的膨胀。

  西门知道,这是占有这个女生的最佳时间了。

  于是,他的阳具就进入了雪盈渴望的淫穴之中。

  雪盈的动作,显得更加的放荡,毫无疑问,西门的尺寸和技术,都是足以傲
人的,更主要的,西门的身份,使得雪盈更加的容易满足。

  雪盈也暗暗奇怪,她的性经验并不算少,还没有成名时,为了赢取一个上镜
的机会,她可以为任何一个能给她机会的人宽衣解带。现在,有了一定的身份和
知名度之后,能和她上床的就只有有钱的老板或公司里的高层了,但是从来没有
一个人能够让她如此的情不自禁……

  西门的动作并不狂野,因为他认为那样的动作看起来并不雅观,他不希望任
何一个和他上床的女性对他有不好的评价。

  他对自己的天赋和经验都有十足的信心,他知道在他的抽插之下,身下的这
个女生很快地就会到达高潮。

  雪盈跨坐在西门身上,连续的高潮让她只懂得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窗外,
天际已经出现了一点点的白光。


  台北,桃园机场。

  「类,就快可以看到静学姐了耶。」杉菜悠悠地说,也许,在这个世界上,
就只有她,才真正了解花泽类对静的感情。这份从小培养起来的感情,决不是她
自己,或者其他任何女孩子可以取代得了的。

  「嗨,美作,西门!还有大家,谢谢你们来机场接我!」是静,那个高贵典
雅,亲切可敬藤堂静。

  道明寺,美作,西门和杉菜都欢呼一声,一下围了上去,只有花泽类,还是
平静地站在原地。

  「类,是静学姐耶,快过来阿!」杉菜欢呼着转身对花泽类说,花泽类一言
不发,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杉菜突然发现大家都静了下来,便转头看去,这时
她看到了在静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外国男子,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相貌虽不
是极其英俊的类型,但浑身上下散发的成熟男人的韵味,却让他充满对女人的魅
力。

  「嗯,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Richmond,是我在法国认识的好朋友,现
在他……是我的男朋友,这次是他想来台湾度假,我才陪他一起回来,西门,你
们要好好地尽一尽地主之谊哦。」

  F 4谁都没有说话,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们看着Richmond的眼光里只有敌意。

  聪明的藤堂静明显地也感受到了这份尴尬,她咳嗽一声,「好了,不过这次
呢,我可是先想好了要去哪里哦,明天我们就去上次的那个海滩吧,怎么样?没
问题吧?」

  夜晚,道明寺家的豪宅之中。

  气氛十分的沉闷,花泽类坐在沙发上,已经足有一个钟头没有动上一动,道
明寺,西门和美作围着一张桌子,不时地喝喝闷酒,杉菜也神情忧虑地呆坐在一
旁,大家都是一言不发。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道明寺,「静到底是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带那个恶心的
家伙回来嘛?」

  「那家伙是什么来头?查清楚了吗?」美作也随着出声。

  花泽类猛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喂!喂!类……」美作伸出手捉住类,却让他一下就挣脱了。

  门外传来汽车远去的声音。

  美作摇了摇头,重新坐了下来。

  「现在关键的不是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头,而是静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她要追
求新的生活,这点我们都知道,但是她对类究竟是什么感觉?这点我想我们要去
先弄明白。」西门开口了。

  道明寺,美作和杉菜都同意地点了点头。

  「这样吧,现在我先去找一下静,你们出去陪一下类吧。」

  「OK,静今晚住在希尔顿,你知道?」美作说。

  「嗯,我知道。」

  台北希尔顿饭店。

  西门对这里非常熟悉,因为他有时也会带一些美眉来这里度过激情的一夜。

  从服务台知道了静和Richmond住的房号之后,西门来到了这个房间的门口,
他没有先通知静,因为他不想让静有时间去准备一套说辞,他必须知道静真实的
想法。

  「咚咚咚。」

  西门敲了敲门。

  静动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谁啊?」

  「是我,西门。」

  「哦,请稍等。」

  静的声音稍有一丝的忙乱,一会之后,门打开了,藤堂静身着一身简洁的套
装出现在西门面前。但是,从静脸上淡淡的红晕,经验丰富的西门知道她刚才正
和Richmond在房间里面进行性的接触。

  「不愧是静,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能以这样完美的形象出现,不愧是一
个完美的现代女性。」西门在心里暗暗赞着,脸上已经出现了他迷人的笑容。

  「静,好久没有和你好好地聊一聊了,不知道今晚是否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

  「当然可以阿,我本来就想明天和你们好好的谈一谈……这样吧,你稍等一
下,我去换一下衣服。」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就在你房间里聊就可以了。」西门不想给静任何
的时间仔细思考。

  「这样阿……那好吧!」静转过身去,对房间里的Richmond说了几句, Richmond
微笑着点了点头,起身就离开了。

  西门走进房间,在椅子上坐了下去,静转身倒了两杯红酒,递给西门一杯,
然后就在他对面也坐了下来。

  「你找我,是想谈类的事情吧?」静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开门见山是最好的
谈话方式。

  「嗯,我想你也知道,类不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类。」

  「那好吧,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喜欢类。」

  西门慢慢地喝了一口酒,他知道静还有下文。

  「但是,我永远不会和类在一起。」静继续平静地说。「类的性格和我基本
是两个极端,类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在他的世界里,他只容纳他愿意接受的人,
可是这样的人太少太少,他的生活,永远是那样的单元化,那样的纯粹。而我呢?

  我喜欢这个多元的世界,我喜欢每一个人,所以我愿意放弃藤堂财团的继承
权,去为穷人服务。」

  「我们都很佩服你的决定。」西门说。

  「就算不说对外在世界的看法,只对我们自己本身而言,类和我也是两个不
同时空的人,类的感情强烈而且极度的单一,我相信他的确是爱我的,而我呢?

  我是一个女人,一个现代的女人,就算我是爱类的,碰到我喜欢的男生,我
也会去接触他们,甚至和他们发生性关系,只要是我认为喜欢的我就会去做,你
认为,类可能接受我这种人生态度吗?」

  西门完全被静的话所震慑,半晌才说道:「静,你变了……」

  静笑了起来,「变?我不认为这样,只是你们对我的看法还是停留藤堂家那
个文静的小姑娘的阶段……西门,不是只有你们男生才可以天天换女朋友哦。」

  说着,静的笑容显得尤其的迷人。

  西门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许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女孩子能让他有这样的
感觉了。

  静站起身来,美绝人寰的脸和西门如此地贴近。静用她最诱人的声音在西门
的眼前说道:「喜欢我吗?小西门?」一股如兰的气息直扑西门的脸上。

  西门仿佛迷醉在静所散发的人世间最大的诱惑之中,他右手轻轻地搂着静的
香肩,嘴唇就向静的樱唇凑了过去。

  谁知这时静发出了一阵如铃的笑声,然后伸手遮住自己的嘴唇,「我是开玩
笑的拉,小西门,你是我的小弟弟哦,这么可以这样对待姐姐?」

  说着,静退后了两步,留下西门在那里呆呆地站着。

 
  西门不怒反笑,「静学姐,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小西门吗?」说话间,
西门将自己的上衣除去,常年的格斗训练使得他身上的肌肉颇为可观,一副健壮、
宽厚的男性胸襟在静的面前出现。西门似乎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很快的,他的下
身也和上半身一样没有任何遮盖物了。

  没有人会用「小」来形容这样的副男性裸体。英俊的相貌,健美的肌肉,长
年贵族教育所形成的高贵气质,再加上胯下超过常人水准的男性象征,西门的裸
体足以让任何女性产生和他交寐的冲动。

  西门希望静也不例外,他一步步慢慢地走到了静的面前。

  静难得地显出了一丝手足无措。

  西门的唇很快地贴上了静温热的樱唇,他轻轻的拥抱,开始吻着静。静的心
中一阵迷乱,西门的吻让她刚才被打断的性欲又稍微升了起来,但是内心的矜持
还是让她伸手推开了西门。

  西门的唇离开了一些,但是熟悉女性心理的他知道这只是一个贵小姐常有的
作态,他马上又吻上了静的唇,热烈的吻着,舌头也伸了进去,舔拭着口腔,吮
吸着静甘美而湿润的舌头。

  静被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西门这么浓厚的亲吻着,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毕竟她是个女人,一个开放的现代女人。

  「哎呀!我被小西门征服了。」静的脸上浮起动人的微笑。开始运用她迷人
的舌头,和西门展开激烈的接吻。

  西门的眼睛也笑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运用他多年的接吻经验,务求给
浪漫的静带来更大的享受。

  这时两人体内的酒精都发生了作用,单纯的接吻已经无法满足彼此的欲望,
于是两人的胸重重的粘贴着。尽管隔着静身上的一重衣服,西门还是感觉到静的
乳房的丰满圆润。西门一手包抄到静的纤腰,开始抚摸着静性感十足的圆臀。

  静激情的吸吮着西门的唇,艳丽的黑发摇晃着。西门这时候的两手都摸着她
的双臀,手指在静的股间摩擦着。静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传来了阵阵的热浪。

  西门和静都不是那种传统守旧的人,性爱在他们的眼中决非什么神圣而神秘
的事情,当他们发现对方今晚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时,两人之间的动作便显得那
样的默契,就好象是多年的情人一样。

  静的裸体在皎洁的月光下发散出诱惑的光彩,西门不由得从内心发出了赞叹,
尽管他以前的情人中有不少的明星、模特之类,但是和静比起来,她们的身体只
能算是一根根干涩的木棍。

  西门从背后抱着静,双手交叉地揉捏着静的双乳,静的双乳并不很大,西门
的手刚好可以将它们握在掌心,西门的鼻子也同时伸到静浓密的秀发之中,贪婪
地闻着静发间的一缕缕芳香。

  随着西门的动作力道逐渐加强,静开始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鼻息。这种满足的
激励使得西门的手开始向下不断的探去,最终在静湿热的丛林上方停止了下来。

  西门轻轻地抱起静,让她仰面躺在松软的床上,然后西门跪在地上,将头探
到静茂盛的草丛傍边,西门用鼻子和舌头在小穴上摩擦,「啊……」静发出哼声,
美妙的快感让她开始情不自禁,「啊……唔……受不了……」静的下半身像波浪
一样起伏,她拼命抬起屁股向左右扭动,西门将手指插入她小穴里,洞里不但火
热,还十分湿润。西门知道这是刚才静和Richmond做爱时残留的痕迹,心里不由
产生了一丝不快。心细如发的静马上从西门的动作中体会到了这丝不快,她坐起
身来,「西门,等一下好吗?我想先去洗个澡。」

  静以女性最优雅的姿势站了起来,在西门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别着急,
今晚的藤堂静,是属于你的。」然后走向浴室。

  西门目不转睛地看着在浴室中冲洗自己的静,这间房间的浴室是半透明的设
计,这使得静的裸体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西门喜欢这种朦胧。

  浴后的静显得尤其的清新可人,等她吹干头发之后,等待许久的西门再次将
她扑倒在床上,用他的口和手去抚慰静渴望的小穴,开始了浪漫一夜的前戏。

  受过良好的性教育,同时也拥有不少实战经验的静知道,只让男人为自己服
务并不能让双方都达到完美的高潮,于是她主动让西门爬到自己身上,掉转身子,
让两人形成69的形状,然后用自己的温热的口帮助西门进入性交前最好的状态。

  静张开自己的小嘴,慢慢地舔吮着西门的龟头,然后慢慢地,让龟头进入自
己的嘴里,也慢慢地让更多的肉棒滑入自己的嘴里,并且用舌头不住地舔弄,让
西门也觉得很快活!「喔……静学姐,平时真的看不出你这个贵小姐还有这么好
的口交技巧呢……」

  静没有回答,只是更加用力的吮吸着西门的肉棒,算是给他的回应。

  西门面对着静水汁淋淋的小穴,心里不禁一阵激动,这是一个多少男人梦想
拥有的小穴啊?静的阴唇呈现的是难得的粉红色,这也表明她性交的频率并不很
高,阴毛不多,一小撮若有若无地在阴道周围,这时静似乎对西门的静止稍有不
满,无言地加重了对西门肉棒的攻击,西门打了一个哆嗦,收拾起精神,低头攻
向对静的小穴。

  可能是西门的心态难以保持平静的缘故,他的舌头几乎都要整个钻进了静的
穴里,静难受地发出了一声淫荡的呻吟。西门发现静似乎并不排斥强烈的安抚,
就让舌头使用较强的力道,在静的阴道里面来回洗刷。

  果然,在西门这样强烈的攻击下,静很快地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她知道,
今晚她的决定是对的,这个男人可以不断地为她制造高潮!但其实,她也不知道,
在西门这边,他是有多么高兴可以跟她这个众人心中的完美女性作爱啊!

  西门看到单是前戏已经让静达到了高潮,便知道在一会后的正式交合之中,
自己能占有主导的地位。于是他用左手抱起静的身体,右手握着粗大的肉棒,慢
慢地滑入了静的阴道里面!

  静的脸上马上就流露出了满足的神情!西门肉棒的尺寸果然是令人满意的,
西门用手让静雪白的双腿尽可能地分开,以便他的肉棒可以更加的深入,果然,
在他这样的攻势之下,静马上发出了激情的呐喊。

  「啊……啊……啊……好舒服哟!……唔……唔……唔……唔……对……对
…喔……喔…喔……喔……天啊……真是…太舒服了……喔喔……喔…喔……唔
…、唔……唔…唔…」

  「啊……啊……就…是……这样……好棒……啊……对……对……再用力点
……啊……西门,我没有……啊……看错你……啊…用力……用力……你真的好
强……顶我………好舒服……好强…唔……唔…唔……啊……」

  静的上半身靠在床的架子上面,两个脚踝被西门抓在手里,西门的手扣着她
的腰,腰部前后挺动,不住地抽送着!

  「啊……好棒……好棒……的……肉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
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对……对…插入我
……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啊……啊……西门
……你的…肉棒…正…在……我的…小穴……里面……呢……我…好开心……啊
…啊……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
好舒服……对……好棒哟……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嗯啊
……真是棒……对……快……继续……喔……喔……喔……喔……啊……啊……
啊…哟……啊…啊…啊…哟……」

  抛开了淑女的矜持,在床上的静,完全是一个放浪的女人,西门实在太喜欢
这样的女人了!他让静转过身子,双膝跪着,双手撑着床,静配合地摆出了他喜
欢的姿势,西门一下丛后面狠狠地将肉棒插入。静「啊!!」地惨叫了一声,一
下趴在了床上,但是嘴里很开就变成了淫荡地浪叫,享受着西门在她身后所带给
她一次又一次地快感与高潮!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淫液更是不断地随着肉棒的
进出,而沿着大腿往下流,把床单给弄湿了一大块,那真是淫秽的画面啊!

  但是在这么重的抽插下面,养尊处优的静毕竟还是没有办法持久,西门深知
这个道理,就在又一次将静送上高潮之后,将肉棒从不断小声喘气的静体内抽出
来,这时静整个人已经几乎都不能说话了!

  狂欢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这时候,一个装在窗台上的针口摄像机,正在一
刻不停地运作着。